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审判业务 > 调研成果

琐 话 少 年 司 法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年09月15日

高国强

    低头跋涉的间歇,不经意仰望,燕声呢喃春意浓。透过如烟的柳绿,依稀有弥望的金黄闪动。而脚下的路,悠长,依然需要你我并肩同行……

——题记

    回望上海长宁,少年司法走过近三十年。三十年沧桑巨变,三十年改革潮涌,三十年,少年司法不断成长,日趋成熟。当下,少年司法又一次走到改革的关口。变,抑或不变,关系到未成年人的成长,也关系到少年司法的前途。

    什么是我们的贡献

    苏力先生在《法治及其本土资源》的前序中自问:什么是你的贡献?以此,体现一个法律人自省与担当。对于少年司法,我们也该时刻自问,我们的贡献是什么。贡献,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有用功。它要求我们不但要付出,而且所付出的是有益于少年司法发展的,是符合司法规律的。贡献,也类似于供需关系中的供应,它要求我们不但要供给,而且所供应的是有益于服务对象的,是适合未成年人需求的。贡献之所以为贡献,其重心在于舍而不是得,它需要我们勇于抛却因当前案件考核、授奖评优机制而导致的个人得失,也需要我们敢于突破一时一域的部门利益的局限,而专心服务于少年儿童的维权工作。当然,这种抛却和突破应该是暂时的,更加科学的司法体制改革方案须为法官解除上述后顾之忧。一个成熟的少年司法制度,需要的是集体的贡献,不能刻意突显个人贡献。在少年司法事业的转型期,依靠宣传优秀法官的做法或典型法院的经验,可以起到以点带面的效果,但这仅是权益之计,也是不稳定的。理想的司法状态是,上下一盘棋,每位法官各有专攻,相互之间取长补短,以全体少审法官的修为提升集体智慧。各地少年法庭各有千秋,相互之间不断借鉴,以地方特色推动少年司法事业的遍地开花。

    天欲晓,莫道君行早

    首先,与国外相比,中国少年司法起步晚、起点低。美国1899年成立的是第一个少年法院,我国1984年成立是第一个专门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合议庭,无论从时间上还是从机构设置上,我们都落后一大截。而且美国是先有的《少年法院法》后根据该法成立的少年法院,其《少年法院法》包括少年刑事诉讼、违法少年的教育改造与特殊保护等诸多内容。反观国内,时至今日,我们仍没有专门针对未成年人的基本法。其次,在与诸多涉及未成年人权益问题的衔接上,我们的少年司法制度还存在缺位。比如,我们的少年法庭只负责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而将更多的违法行为及不良行为排除在外。你违法我不管,你犯罪我就判,前松后紧,实际效果不好。再如,我们虽然在司法过程中引入了一系列教化制度,但由于缺乏个性化的处遇措施和矫正模式,这些制度大多停留在形式上,用来用去,最后还是适用成年人的刑罚种类。姚建龙教授形象地将其称为斗兽困局。又如,在未成年人普法教育中,我们过于注重犯罪预防,而忽视了未成年人“被犯罪”或“被伤害”的危险。依然是社会利益优先的惯性思维,法之于未成年人,不仅是达摩克利斯剑,更该是保护伞。如上问题,都有待我们紧迫地解决,容不得懈怠。

    不要因为走的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少年司法走过三十年,不算太远,但仍须牢记司法宗旨。从单纯的刑事案件到综合案件,少年司法需要更新理念,既要涵盖刑事、民事及行政案件的综合特点,又要彰显未成年人这一服务群体的特色,既要适应当前环境,又要适度前瞻。全新的司法理念,是我们办案的罗盘和导航。目前,少年司法存在着阶段性困惑。首先,对犯罪少年是否越宽松越好?。在当前语境下,教育和惩罚不该完全对立,惩罚也是一种极端的教育手段。小病大治或大病小治都不合适,对症下药才是关键。现实中存在一种观念,即宽就是对的,严就是错的。这种观念存在两种危险:一是对涉案未成年人的再犯可能性判断失误,可能反向刺激犯罪,不利于个人成长及社会稳定;二是可能造成极少数执法人员的权力寻租,以保护未成年人之名行谋取私利之实。其次,涉少民事案件缺乏少年司法特色。之所以成立未成年人综合庭,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涉案未成年人权益,而不是其它。那少年法庭与其他民事庭审理该类案件的区别在什么地方?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在遵循司法规律的前提下,是否可以通过诉前保全、先予执行程序,通过加大职权调查力度、适当放宽赔偿标准及开辟未成年人绿色通道等形式将法律天平向未成年人适当倾斜?还有就是,现有的少年审判制度有用性不足。比如判前社会调查的客观中立性,心理干预的权威有效性,前科封存的彻底性,还不尽如人意。如何深入及深入后的如何衔接都是问题。这些,都需要我们明辨而慎思。

    少年司法的前途在哪里

    一项制度的设立及发展需要具备两个条件:必要性和可行性。少年司法制度的必要性,也就是其意义和价值自不待言。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少年司法是一项树人工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童蒙养正、少年养志,少年司法也是一项教化事业,惩恶扬善、激浊扬清,尤其在老龄化日趋严重的今天,只有教育、保护好未成年人,才能实现人口红利。少年司法制度的可行性,即少年司法的命运和前途,确是该探讨的话题。少年司法的前途在哪里?首先,作为从事少年审判的我们应对此充满信心。大凡一项制度处于改革转型期,也是矛盾突发期。机制上的移而不植,理念上的青黄不接,社会问题的集中出现,让人无所适从又应接不暇。所以乐观的心态和坚定的信念至关重要。其次,少年司法制度应尽快实现五个单独:即单独的法律、单独的人员、单独的程序、单独的处遇措施和单独的执行方式,当前,五个单独没有一个完全实现,而五个单独的实现是少年司法走向独立和成熟的标志,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最后,由于缺少具体的语境,谁都无法预测少年司法未来是成立少年法院,还是少年刑事案件按严重程度进行审前分流,抑或少审理念在福利模式与严惩主义之间历经多次反复?所以,少年司法的前途与司法的前途及社会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少年司法发展的轨道会随着社会情势而转变。但有一点是不变的,那就是时刻都要坚持儿童利益最大化,这是少年审判事业的底线。

    少年司法走过的三十年,凝结着万千少审法官的心血和汗水,成果来之不易,尤须呵护与珍惜。她的未来,尚需一代又一代少审法官谨慎而紧迫的共同努力。京剧业内有句行话:不疯魔不成活。不论是对于当下的我们,还是对于后来人,只要有这种敬业精神,代代传承,少年司法事业必将发扬光大。功成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

关闭

版权所有: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鲁ICP备13032396号
地址:山东省滨州市黄河五路503号 电话:0543-3365914 邮编:256618